中国新商帮 [2014-04-29 15:23:45]

从体制来看,在最北段的山东商帮,很有国有企业特色,苏南商帮具有集体企业的色彩,愈往南,民营企业的特色愈浓烈。新商帮的种种模式,代表了中国企业寻找本土生存通道的努力。 随着区域经济的新一轮发展,目前中国存在看可以地域识别的商人群体。浙江商帮、山东商帮、苏南商帮、闽南商帮、珠三角商帮引起世人关注可并称为中国新五大商帮。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明清时代的十大商帮山西商帮、宁波商帮、徽州商帮、龙游商帮等只能象征着那个时代中国商业的荣光。而这些旧商帮的陨落虽然令人惆怅但毕竟演绎着历史的逻辑。现在涌现出的中国五大新商帮则代表着中国商业的新品格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和走向。

编辑摘要

目录

[隐藏 ]

1 商帮-概况

2 新商帮改变中国经济版图

3 五大商帮龙虎榜

4 走近中国新商帮

5 中国新商帮在新时代崛起

6 参考资料


中国新商帮 - 商帮-概况

伴随几百年商品经济的发展,到明清时期商品行业繁杂和数量增多,商人队伍日渐壮大,

中国新商帮

竞争日益激烈。而封建社会统治者向来推行重本抑末的政策,在社会阶层的排序中,“士、农、工、商”中商也是屈尊末位。对于商人而言,国家没有明文的法律保护,而民间又对商人冠以“奸商”的歧视。因而,在那样的年代,商人利用它们天然的乡里、宗族关系联系起来,互相支持,和衷共济,于是就成为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和市场价格的制定者和左右者。同时,商帮在规避内部恶性竞争,增强外部竞争力的同时更可以在封建体制内利用集体的力量更好的保护自己,于是商帮就在这一特定经济、社会背景下应运而生了。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十大商帮,具体为山西晋商、徽州(今安徽黄山地区)徽商、陕西、福建闽商、广东粤商、江右(江西)赣商、洞庭、(今苏州市西南太湖中洞庭东山和西山)苏商、宁波、龙游(浙江中部)浙商、山东鲁商等。

近年来,“商帮”这一概念被各省的商人们频繁使用,最早提出“商帮”概念的是五大新商帮———山东商帮、苏南商帮、浙江商帮、闽南商帮、珠三角商帮。

其他各省商人也纷纷起而效仿,开始按照地缘给自己定位———安徽省和山西省的商人们分别提出了新徽商和新晋商的口号,重庆、河南、河北等地的企业家们也将自己归类,分别冠以新渝商、新豫商、新冀商。

中国新商帮 - 新商帮改变中国经济版图

从体制来看,在最北端的山东商帮,很有国有企业特色;苏南商帮具有集体企业的色彩、越往南,民营企业的特色愈浓烈。新商帮的种种模式,代表了中国企业寻找本土生存通道的努力。

浙江商人大多白手起家,商业嗅觉敏锐,胆识过人,并且有能力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生存,调查显示,随着区域经济的新一轮发展,目前中国存在着可以地域识别的商人群体。浙江商帮与山东商帮、苏南商帮、闽南商帮、珠三角商帮并称为中国新五大商帮,受到世人关注。

济南 趵突泉

在威海、烟台、青岛、济南等地,诞生了赫赫有名的山东商帮。往南,在江苏南部是以苏州、无锡、常州为基地的苏南商帮。再往南,东海边是宁波、台州、温州、杭州组成的浙江商帮。继续往南,与台湾隔海相望,是泉州、漳州、厦门的闽南商帮。最后一处,是毗邻港澳的广州、惠州、东莞、顺德、深圳等地的珠三角商帮。

青岛

一项在北京地区进行的企业界人士调查显示,近半数受访人士认为,目前中国存在着可以地域识别的商人群体,他们总共提及了45个地域性商人圈,其中广东与浙江商人几乎齐名;温州商人则被某些企业界人士从浙江商人中摘出,且排位靠前。新商帮们覆盖的地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

从地图上看,五大新商帮都处于沿海地区

联合国发布的世界各国城市发展指标及发展前景统计报告显示、中国有25个城市最具发展前途,其中沿海地区的城市绝大多数都处于新五大商帮的

杭州

“势力范围”。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渐次崛起的新商帮已经改变了中国经济的版图。从全国来看,沿海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明显高于西部地区。

改变中国经济版图的背后,是新商帮们创造了目前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产业,珠三角的电器、浙江的皮鞋和服装、闽南的运动鞋在中国乃至全球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行业的整合最终必然产生商业巨子,张瑞敏、鲁冠球、徐冠巨、南存辉等中国新商帮的代表人物具有强烈的示范作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行业和一个时代的标志。这些“商业偶像”频频出现在各种年度颁奖晚会上,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国人对财富的追求和对上行社会的渴望。

苏州园林图片

南北商圈大竞争

随着各大商帮势力的拓展和各省带有浓烈“攀比”意味的竞争态势的出现,商帮之间的比较也成为下到百姓、上至高官关心的话题。近年来关于粤商与浙商比较,已经被炒作得沸沸扬扬。-个得到广泛认同的说法是,继徽商、晋商之后.浙商已成为2l世纪中国第一商人群体,浙江商帮精神和浙商品牌的传播已经成为一大热点。浙江商帮的代表群体温州商人更显得“出位”。

与此同时,山东商帮和珠三角商帮成为北方企业和南方企业的代表。有观点认为,珠三角商帮,重视的是个人的理想实现,而很少联想到国家和历史,山东商人则把经营企业看成”治国平天下”的一种变相形式。山东商帮的持点是“-手拿孙子兵法,一手拿道德经”,而珠三角商帮的特点则是开放式的市场竞争。中国的五大新商帮的起步都得益于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而今在WTO的新背景下,如何“做大做强”参与国际竞争,也成为新商帮们仔细考虑的问题。舆论认为,珠三角商帮的格兰仕和山东商帮的海尔,某种程序上已成为新商帮直面WTO的表率。

格兰仕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民营企业。格兰仕主导产品3年做到全国第一名(70%的市场份额),

格兰仕

6年做到全球第一名(全球市场35%的市场份额)。而海尔的张瑞敏则是选择了一条运用全球化资源开发全球市场的道路。正如他所说,担当海尔国际化战略重任的首批先头部队,是成千上万台专为美国场设计的“储酒冰柜”。与此同时,以温州为代表的浙江商帮,

海尔集团

在WTO面前艰难地维护着已经取得的江湖地位。2002年2月13日,美国提起的中国轴承倾销案成为加入WT0后的中国首起反倾销案,轴承的生产厂家基本上都在浙江,涉及余额3亿美元;2002年6月27日,距欧盟针对温州打火机而通过的CR法规不到两个月,他们又起诉温州打火机反倾销,涉及的金额有5000万美元。无论是轴承、打火机、眼镜、纺织品,还是茶叶、小龙虾、蜂蜜等,在半年多的时间内,涉及了多个行业的浙江产品遭遇贸易壁垒就有十多起。浙江商帮的拳头产品,区域性强,产业集中,优势非常明显。在全球经济发展迟缓,贸易保护势力抬头的大背景下,出口活跃的浙江商帮非常容易成为贸易壁垒的受害者。浙江商帮一方面在努力理解和掌握WT0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提高自身的竞争力也迫在眉睫。

中国新商帮 - 五大商帮龙虎榜

1.山东商帮地域分布:青岛、威海、烟台、济南等地代表企业:海尔、海信、双星、小鸭、三联、青岛啤酒、三角等文化因子:

青岛啤酒

山东在淮河以北、但又属于华东地区。既有北方人的务实,也有南方人的精明。作为孔子和老子的后人,鲁商们一手拿《孙子兵法》冲杀、一手拿《道德经》搞阴阳调和。特点:受国营模式影响较大,企业与政府的荣损过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山东企业的麻烦在于,很难发现哪家企业在现代企业制度的探索方面有很好的作为,比如产权问题。代表人物:张瑞敏、周厚健、金志国、张继升。

2.苏南商帮地域分布:苏州、无锡,常州等地。代表企业:小天鹅、红豆、华西村、

小天鹅

沙钢、阳光、海澜等。文化因子:苏南模式的文化背景是吴文化。吴文化重格物致志,强调均衡、集体、等级。特点:所谓“又红又专”的集体所有制模式。旧苏南模式所暴露出的弊端其根源在于”社区政府公司主义”,产权模糊,所有者缺位,“二次改制”之际,苏南经济也出现了新的迹象:资本经营、个私经济、园区经济,其代表之一江阴乡镇企业,搞起了资本经营工程。代表人物:朱德坤、沈文荣、吴协东。

3.浙江商帮地域分布:

苏泊尔

温州、宁波、台州、杭州等地。代表企业:苏泊尔、正泰、德力西、杉杉、雅戈尔、万向、传化、吉利等。文化因子:永嘉文化(也叫浙东文化)。永嘉文化重经世致用,强调个性、个体、能力。浙江商帮吃苦耐芳,有着强烈的事业心。温州人很早就提出“齐商办,捷商径,固商人,明商法。”特点:大名鼎鼎的温州模式创造出私营企业的楷模。温州的原始积累靠的是勤奋吃苦,在体制和意识形态的边缘完成了资本积聚。逐渐从分散的家庭作坊过渡到现代私营企业,从而完成了“工厂制度”。代表人物:鲁冠球、李书福、南存辉、徐冠巨。

4.闽南商帮地域分布:泉州、漳州、厦门等地。代表企业:安踏、三兴、片仟癀、柒牌、七匹狼、厦新、万利达等。

柒牌

文化因子:闽南商帮的文化是闽南和吴越文化的交融,是一种典型的客家商业文化,特点:“爱拼才会赢”这句闽南俗语,代表闽南商帮特点,晋江的造鞋运动可谓闽南商帮崛起的标志性事件。闽南企业往往也是纯粹的家族生意。闽南企业有意识、有钱、有生产开发能力,但最大问题是人力资源缺乏。代表人物:丁志忠、丁水波、李晓忠。

5.珠三角商帮地域分布:珠三角地区,包括广州、深圳、东莞、顺德、中山等地。代表企业:科龙、美的、格兰仕、TCL、爱浪、南方高科等。文化因子:

美的

南粤文化。经商胆大,打架胆小,有着中国商人少有的自由开放、冒险开拓、务实创新的精神。特点:对市场策略、产品策略的研究很重视,例如渠道、网络、广告代理等,无论是TCL,还是康佳,都运用得很巧妙。广东商人的缺陷可能就是太过于务实,天天围绕着利润转,战略方面的前瞻性比山东商帮稍有不如。代表人物;李东升、何享健、粱庆德。

中国新商帮 - 走近中国新商帮

                        ——十大商帮各有千秋 特点各有不同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兴起了新十大商帮,它们是:在历史上已负盛名的晋商和徽商,日渐崛起的浙商、苏商、沪商、京商、粤商和闽商,正悄然发展的鲁商、豫商。

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进程中,新十大商帮扮演着十分活跃的角色。

十大商帮 各有千秋

纵观中国地图,商帮大多集中在商业发达地区。

由于地区和历史的原因,各个商帮特点不同。北方善义,南方善商;北方厚重,南方灵活;北方重古典,南方更现代。

比如:头脑精明、甘于吃苦的粤商,主要分布在广东汕头、深圳、潮州等地。他们的商业经营主要集中在塑胶、制衣、钟表、眼镜等制造业领域。

深圳

开拓创新 繁荣经济

“比起古代的十大商帮和传统的五大商帮,现代十大商帮更具开拓性、创新性。”中国网相关负责人说。

区域经济的发展促成了中国经济版图的繁荣,商帮的发展也为中国企业对接海外市场提供了条件。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第一大商帮浙商在全国共有25个商会,拥有400万名会员;浙江境内有40万家私营企业、180多万个体户,2006年创造的GDP达到1.2万亿元;海外浙商有100多万,总投资额6400亿元人民币。

改革开放以后,众多福建人走出国门创业。如今,福建籍的新华侨华人已接近100万,占了中国大陆新华侨华人的1/4,并迅速积聚起相当可观的财富。

与此同时,商帮在为中国吸引外资方面的作用也日益凸显。据统计,国内招商金额的60%-70%来自海外华侨华人投资。

国外随处可见的“唐人街”,既是海外中华商帮的标志,也是他们的聚居地。海外中华商帮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不容忽视。

“借助海外中华商帮的辛勤努力,中国的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国,深受各国消费者的欢迎。海外中华商帮不仅融入了当地的生活,还促进了当地经济的繁荣。”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

商帮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带动了国内更多企业“走出去”的热情,扩大了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

走出封闭 转变模式

商帮发展初期,最看重“仁、义、智、信”,主要依靠人情、亲情、友情的关系,归于家族式的管理,地域、血缘限制很严,束缚了自身的发展,已经不适应全球经济的发展形势。

“在信息化的背景下,商帮的发展面临很多问题,以前依靠低价策略不明显了。从目前的情况看,整个中国市场正处在由制造到创造的转变中,要抓住新机遇,必须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商业运作模式。”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常务副主任李家明说。

闽籍学者也指出,闽商创新必须拓展路径,稳健推进跨国经营,寻找新的发展空间,不断调整产业结构,提高创新能力,真正做大强项产业。

“现代商帮要想发展好,对传统商帮文化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要引进先进的企业管理模式,形成守法、自律、与全球接轨的现代化商帮文化。”胡星斗说。

 

中国新商帮 - 中国新商帮在新时代崛起

根据本报今年连续不断的策划报道,使我们看到,曾经消失的“商帮”正在全面复兴。“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短短20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取得了中华民族以往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都难以望其项背的伟大成就。这个超越中华民族历史的盛世时代,是邓小平以力挽狂澜的惊人魄力,大开大合的恢弘气度,打开了古老中华锈迹斑斑的大门,响亮地喊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才是硬道理”,“三个有利于”等务实主义理念,中华民族才迎来了这躬逢千年未遇的大变局,使被压抑了千百年的创造潜能空前释放,如喷涌的岩浆,如决堤的洪波,铺天盖地,呼啸而来,势不可挡。睡狮醒来,世界震惊,中国真了不起,中华民族真了不起!

温州

在此背景下,在中国,商海潮涌,涛浪翻天。在这一波波的商海浪潮中,一个消失已久的群体,一个沉寂已久的话题,一个早已尘封的标本——中国商帮又再次崛起,吸引了世人的关注。他们是“能攻善战”遍布全球每个角落的犹太商人吗?不是!他们是中国的温州商人。他们是智商高明,温文尔雅的威尼斯商人吗?不是!他们是中国宁波商人。他们中有更多不可相比的商业群体,他们是正在复兴与崛起的众多的中国新商帮。在今天这个新的历史时代,这些迅速勃发的中国各大商帮体系,以各种按地缘关系区分的企业商会成立为标志,各省商人近年来纷纷打起“新商帮”旗帜,新浙商、新粤商、新冀商、新沪商、新闽商、新豫商、新晋商、新渝商、新川商……种种响亮名号正在迅速进入公众视野,成为一张张颇具特色的商业文化名片。前不久,“新十大商帮”还在杭州市联手召开了“首届中国商帮峰会”并结成“中国商帮联盟”。中国新商帮的崛起,已经形成一个浩浩荡荡的中国社会发展的主流商业社会。

新商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热浪滚滚?其崛起背后深层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一现象?研究考察中国商帮的兴衰轨迹,在今天有什么现实意义?今天我们看到,当今崛起的商帮,其组成和背景与以前都有很大的不同。因利益而聚合的“新商帮”与古时的“旧商帮”相比,业务上既少传递,即便在文化上也无太多承继关系。换言说,这“新商帮”顶多只是一种“借壳”现象。这一现象十分耐人寻味。古时候之所以出现了诸多商帮,是当时的特殊政治文化经济等背景使然。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朝历代,普遍有着重农抑商的传统,商人往往既受权力打压又受观念歧视,所谓“无商不奸”等歧视性评价,正是当时状况的写照。加之当时信息不畅,交通多有不便,兵匪祸患时有发生,所以当时的商人“以血缘、乡谊为纽带,以相亲相助为宗旨”结成商帮,是为了聚指成拳以自保。而在当前,各项社会背景已迥异于彼时——当前交通和通讯发达,获取信息十分便利;尤其是各地政府非但不“抑商”,更普遍将客商奉若上宾;而且社会各阶层也大多有了很强的商业观念,买股投资、躬力亲“商”者众多,正所谓“市场不分东西,商人不分南北”。如此背景下,新商帮纷纷再组,究竟为何呢?

笔者认为,新商帮复兴崛起,生动地折射出当前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各方面的生态,是社会转型期经济、政治和文化适应新形势、谋求新发展的必然产物。

诱发新商帮成立风潮的第一个因素,当属当前的经济环境。首先,当前全球化进程势不可挡,商业竞争日益成为全球逐鹿之游戏,此时商人再单打独斗,类乎驾舢舨而逐巨浪,未知何时便有“灭顶”之虞。因此,商人之间建立网络、寻求联合,当属应对此种局面的明智选择。其次,虽然当前许多地方政府将招商引资当作第一要务,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计划经济思维尚在,执法不规范现象频发,乃至权力经济影子犹存。这些因素,使一些商人内心充满飘摇感,对自身利益仍不自信,乃至自认弱势群体。因此,成立新商帮是一种利益聚合,也是一种心理依托。

诱发新商帮成立风潮的第二个因素,当属提升商人形象。由于当前区域之间的竞争,其更多地落实在工商业发展水平的竞争上。如此状况下,与本地有着不可割断的地缘、血缘关系的工商企业,当然是极其宝贵的资源。所以在各个“新商帮”成立的背后,总是有着或多或少的地方政府影子。其次,这也是民主政治意识发展的产物。随着民主意识的发展普及,相当多的工商业不再满足于只做赚钱的机器,而成立商会,以整体面目出现,其利益表达将更有效果。

商帮再度兴起,也昭示出商业文化的新发展。这表明,相当规模的走出胼手胝足创业期、已先富起来的商人群体,开始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开始考虑怎样回报社会、回报桑梓,以提升个人的社会认同度,提升商人的群体形象。

当然,也有人担心,新商帮的出现,有可能形成一种新的经济垄断力量和政治干预力量。这样的担心应该说不无道理。但整体看来,形成商帮后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效应,就其内部而言将更有助于形成自律意识,就外部而言亦有利于社会对其群体的监督,因此,新商帮的形成对诚信商业文化的形成、发展和成熟能够起到良好的催化作用,因此利大于弊。


下一篇:没有了